办赛和活动

2018-04-17 23:00

  朱广沪打了个比喻,“我们现在做足协的就是相当于提供场地给球队比赛??所有的基层足球从业者都应该是扮演球队、球员的角色,我们的角色就是做场地维护工。”

  对于目前国内校园足球和专业青训之间的矛盾,朱广沪倒觉得不应该成为难题。“校园足球的提法没有错,它有三个层次的功能:首先是强身健体,其次是树德立人,第三是出精英人才。”朱广沪分析,“我觉得中国是有能力解决教育和专业足球培养之间的矛盾的,我也相信中国的校园足球体系肯定可能走出职业球员。我们现在最重要解决的问题是:如何在各类型培训的精英选拔过程中,做到‘不漏网’!”

  朱广沪尤其强调目前中国球探体系的缺失。“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善的球探体系,基本都是靠教练的经验主义。事实上,球员成才与否最关键是5-12岁的年龄区间,这是他们基础能力养成的决定性阶段。无论国内外,球星一般在10岁左右就能体现出来自己的天赋,这就需要有大量专业的球探能去发掘,要应用大数据等最新的科技手段。”

  朱广沪透露,其实广州在中国地方足协改革上是走到了全国前列,是国内第一家“脱钩”体育局的足协。“我之前和广州足协谢志光主席通了很多次电话,对上海足协的筹办请教了很多,广州足协在人财物上的运作是很规范的,政府也给予了不少支持。同时,我们也对广州足协脱钩后面临的一些困难也充分了解,我们也一起研究过解决的办法。”

  朱广沪认为目前基层优秀青训教练数量不足的问题并非不可解决。“我们如果能把30岁到60岁之间各地的专业和职业的退役运动员发动起来,对校园足球也好,基层青训也好,教练数量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。尤其是我们应该利用大批当年向专业队、职业队发展过程中被体校淘汰下来的球员,他们至少接受了3到8年专业足球训练,完全可以胜任基层足球教练的工作,关键是我们如何健全教练员培训的层级,保障他们的待遇,挖掘他们的主观能动性!”

  上海足协从广州足协取经

  “哈哈,朱主席你好!”??这是朱广沪出现在2018中国足球名人论坛现场时,很多足球圈内人士对他的戏称。去年9月,朱广沪当选为上海市足协主席。完成了从球队教练到足协主席的角色转换,朱广沪说,“我自己还是干足球的本行,但最大的变化是思维模式,从以前思考一个队的建设到现在要一个体系的建设。”

  对于中国足球目前的人才困局,朱广沪感觉不应该灰心,只要路子走对了,未来依然是有希望。朱广沪说,“我在国内看了不少青少年比赛,我觉得如果国内青训体系能有明显改善的话,2005年之后出生的孩子将来会有更多成才的机会!”

  另外,朱广沪还十分推崇“专业人做专业事”的风格。“我让范志毅、孙雯等等退役的球星,都在上海足协的专业委员会里当领头者。足球不仅仅只是做足球那一亩三分地的事情,还有很多足球以外的事情,足球要搞好必须依仗更多复合型的专业人才。”

  朱广沪表示,上海足协就是一个开放的服务平台。“我们当足协的管理者不是‘当官’,是做服务的。只要你把足球的服务更多惠及当地社会,你这个足协一定是成功的。”朱广沪说,“足协也不是一个争权逐利的机构,我们现在都提倡把更多的权力下放到区一级的足协,包括球员注册、教练和裁判的培训,办赛和活动,等等。区一级的足球搞得更活跃,上海市的足协才会有提供更多服务的机会。”

  朱广沪认为现在中国的青训要解决好4个方面问题:一是改善场地的保障条件,金多宝论坛347000;二是提高基层教练的学习能力;三是建立常态化的青少年联赛制;四是建立科学的球探体系。

  中国青训最缺失球探体系